另三头手搂着女伴的腰,泠冽的寒風吹拂著空中澌澌的雪片

问题:你们对交谊舞都有什么看法和理解?

作者/Walter Laird,被世界舞壇譽為拉丁美洲舞之神。

-"問蓮根絲有多少,心為誰苦。"

回答:

Benny
Tolmeyer一生致力於專研英式交際舞的絕美舞藝,他於1996年10月29日安詳地離開人世。

三十年代初的某個冬日,泠冽的寒風吹拂著空中澌澌的白雪,一陣一陣的。

交誼舞是毓悦身心、交流情感、锻练身体的一种方法。一般而言,衣着要整杰,裙装更好。跳舞时,男女舞伴并不是脸对着脸,而是斜45度,胸部相距十几公分(两拳),下腹部近贴,男伴一手臂托起女伴的手臂,另一只手搂着女伴的腰,和着音乐和舞乘线向一个方向跳三步或四步。交誼舞是一种比较高雅文明的社交健身活动。

吸引Benny進入交際舞殿堂的力量排山倒海。大戰一結束,他便遠離故鄉荷蘭,遷居標準舞的中心──倫敦南區。在這裡,他可以與他夢中的明星們,如Lon
Scrivener與Nellie Duggan;Wally Fryer與Violet Barnes;Bobby Henderson
與Eileen Henshal;Sonny Binick與Doris Prater;Len Colyer與Dorice Brace
;Victor Barrett與Doreen
Freeman等一對對當時常在倫敦交際舞舞廳出現的專業舞者並肩齊舞。這些地方的曼妙舞曲也都是由一流的舞蹈樂團所演奏,如Lou
Preager、Joe Loss、Geraldo、Victor Sylvester、 Sydney Lipton、 Oscar
Rabin、 Cyril Stapleton 和 Ken Mackintosh。這裡是Benny
Tolmeyer追求和實現夢想的國度。

屋裡的老婆子仔細地拿著手中那根銀針縫製手裡破損的舊旗袍,斑白的兩鬢與滿臉皺紋不時透析著年輕時候的她。

Benny到倫敦後不久便遇到一位美麗佳人Sylvia
Sylve,對Benny來說更重要的是,她的舞藝絕佳。很快地,兩位偉大舞者的才華便融合在一起,而且不久之後,倆人共結連理也成為舞壇的一段佳話。他倆的舞蹈風格不但舞步精確,而且動作細膩、輕巧、有節奏、變化快。

原來這件舊旗袍便是與他初次在捐款酒會上見面所穿的。他和她當晚還跳了一支交誼舞。

過去三十餘年,Benny
Tolmeyer已經成為許多成功專研現代風格標準舞舞者的顧問。他敏銳的觀察力,對舞蹈基本動作的深入了解,加上條理簡單的教學方法,對許多有幸經他親自指導的舞者而言,真是贏得競賽的良方。

他承諾了愛她一生一世。

我初次見到Benny是在40年代晚期,過去四十五年以來我們一直維繫著親密的友誼。在那段遙遠的歲月裡,生活並不像今日這般緊張忙碌。我記得那時我們有更多的時間休息和交誼,每星期五晚上在Laird家的橋牌之夜,一切彷彿昨日。那是一棟開放的宅子;「151」號幾乎從未錯過任何一次定期聚會。通常參加聚會的有
Len Serivener、Benny Tolmeyer、Demitri Pedtrides、 Len Colyer、 Jimmy
Riley、 Stan Dudley和我自己。

不經意的一次碰面,卻不料是最後一面。她站在他的正對面,與他挽手的人是一位素未晤面的年輕女士。當天她也是穿著這件舊旗袍。

Benny
Tolmeyer不跳舞的時候,是一個喜歡挑戰困難的人。完美無暇的穿著,使女士們著迷的閃爍眼神,溫柔多禮而又幽默的談吐,使他深受同伴們的歡迎。

老婆子手中的銀針掉了,目光呆滯地緊緊盯著這件舊旗袍,深紫色的旗袍表面規則地繡著一朵朵褪色的羅蘭,花瓣周圍的金絲也掉得差不多了。

Benny天生就是一個賭徒。不論是在賽狗場,抑或是銜著煙斗舒適地坐在輪盤賭桌前,都是他最快樂的時候。我確信在全世界所有豪華賭場的會員名單中,絕對可以找得到Benny
Tolmeyer的大名。

淚水滴落在舊旗袍上。

我也相信如果我說Benny
Tolmeyer是舞蹈界最專業的舞者之一,很少人會反對我的這個說法。雖然他必須周旋在舞蹈界不同的政治團體之間,但是他都技巧地避免介入其間。在我和Benny相交的45年中,我從未聽他批評過任何舞蹈同業。他真是一位偉大的舞者、良師、專家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。

窗外的雪停了,堆積起厚厚的一層素白,將整個上海市變得煥然一新。

1994年Benny與來自故鄉荷蘭的美麗佳人Yvonne van
Santen結婚。在此我們與他的家人同聲哀悼斯人已遠。

我們的摯友

作者/Bill Bobbie Irvine(MBE),前世界冠軍、金氏紀錄保持者。

Benny Tolmeyer曾是我們的頂尖舞者之一,也是我們的摯友。

在我們舞蹈生涯的早期,我們曾經與Benny及Sylvia在舞蹈比賽中同台競賽,往後的數年之中,他成為我們的教練。

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,一個很棒的教練,也是一個享譽國際的舞者。

作者/Anthony Hurley,前世界冠軍、國際競技舞者聯盟會會長。
Benny終其一生潛心鑽研國際標準舞的藝術與傳統,並且完全地置身政治圈外,能夠身為Benny的夥伴是件令人愉快的事,他非常喜歡談論舞蹈也總是談笑風生,但是他的誠意是無庸置疑的。

Fay及我都是在我們職業舞蹈生涯中的第一次決賽中認識Benny,他與Silvia是那次比賽的冠軍,我們也因為Benny不久之後成為我們的教練而欣喜萬分,在指導學生跳舞或授予舞蹈知識時,他總是以直接及深入淺出的方式來進行。

目前我們的舞蹈界所面臨的問題是,能夠如同Benny一樣以正確的方式來指導學生的教練已經不多,我們更深刻體認到,或許這世界再也沒有人能取代Benny
Tolmeyer這位舞蹈良師了。

(文章作者:admin)